用户名: 密码:
理论探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理论探索

交往行动理论对克服大学生手机依赖行为的启示

时间:2015/1/29

    导读:大学生手机依赖行为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文章以引用哈贝马斯的交往行为理论为视角,来理解和反思大学生手机依赖行为。大学生手机依赖行为在于大学生交往理性的缺失,即手机的过度使用导致交往的不合理性和缺乏对工具理性批判。慎重对待工具理性、发展交往理性是克服大学生手机依赖行为的重要途径。

    大学生手机依赖行为虽然属于心理现象,与大学生自身的情感、态度、价值观等密切联系,但是“系统”和“生活世界”相脱节导致的“生活世界殖民化”是其产生的社会原因。要克服大学生手机依赖行为以及消解大学生手机依赖行为带来的消极影响,我们就应该在慎重对待工具理性的同时,着力于创设“理想话语情境”和重建大学生的交往理性。

    慎重对待工具理性。不可否认,工具理性之所以能成为一种“理性”有一定的合理性。手机有利于大学生交往的便捷性,可以满足交往方式的多样化。特别是在现代社会,手机的普及性和更新速度远远超乎人们的想象,现代生活的时间和空间延展性也决定了手机作为交往工具的必要性。但是,我们需要慎重对待工具理性,在看到手机给大学生带来便利的同时,也要重视其带来的消极影响,重视其对现实交往的消解。明确语言交往相互理解、公正、真诚和真实性要求,只有按照交往理性的要求,交往行为主体才能对同一事物进行共同理解,达成社会性的价值规则共识,从而保持“系统”和“生活世界”的和谐共生。因此,大学生在使用手机进行交往时要清晰地认识到手机交往代替不了现实交往,过度的虚拟手机交往只会增加内心的空虚而无法满足人们现实交往的要求。

    创设手机交往的“理想话语情境”。哈贝马斯认为交往更改的实现路径就是创设一个“理想交往环境”。他认为理想的话语环境应该是一个平等、自由、民主和开放的语言交往。它“脱离了经验、不受行为制约的交往形式,其结构能够保证、只有话语的潜在有效性要求才可成为讨论的对象;能够保证参与者、话题和意见绝不受到限制,除了更有说服力的论证不存在任何强制”。大学生手机依赖行为一方面是“生活世界殖民化”的结果,另一方面是大学生过度的工具理性导致现实交往行为导化。所以,克服大学生手机依赖行为首先应该发展大学生交往的主体间性以及注重与整个生活世界的密切联系,从而为交往理性创造条件。其次教师和学校规章制度要保证公正性,明确大学生利用手机进行交往的权利和自由,并为大学生创设条件参与课堂教学和学校管理,充分发挥大学生的主体性。

    注重发展大学生手机交往理性的空间与制定规则相统一。要克服大学生手机依赖行为,就需要打破大学生手机交往的工具理性观念,发展手机交往理性的空间,在公共权力空间与私人空间之间创设公共空间的“对话域”,使得手机交往的“自我”与“他者”共在,以此消解大学生手机交往行为中的消极影响。此外,手机依赖既然是一个心理现象,那么仅仅依靠已有的对身体进行控制的规范是无法克服大学生手机依赖行为的,这就要求大学在改进和完善已有正式制度的同时,还应该注重非正式制度的建设,这样才能有利于消解大学生手机依赖行为及其所带来的消极影响。非正式制度其实就是对大学生精神领域的熏陶与培养,包括校园自然环境、文化环境、班风学风环境以及对大学生情感、态度、价值观的教育等等。

  (本文摘自:安徽省滁州学院教育科学学院  张晓旭文)

关于我们 | 站内地图 | 联系我们 | 短信平台
版权所有 © 温州青年 电话:0577-88968683 传真:0577-88968685 技术支持:乐清市杰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公网安备 33030202000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