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团员培训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团员培训

青春绽放标异彩 国粹点亮京研生

时间:2014/10/17

   

    “军营中失落一匹马……”京剧传统剧目《武家坡》,付佳表演了很多次,在演出前更是反复排练。但是当她站在舞台上,灯光在面前闪耀,台下几百双眼睛都注视着她时,她竟然忘记了下一句该接什么。突然的忘词让年幼的付佳瞬间变得慌乱无措,“台词我背了无数次,可是当时我却忘了。然后我脑子里瞬间想到了老师告诉我,在台上忘词时不论你说什么都必须要张口,哪怕是说句英文。”付佳告诉记者,“词原本是‘还是官马,还是私马?’被我变成了‘军营里失落一匹马,他们就不用赔了吗?’当时和我搭档的老生就不知道该接什么了,他也懵了,不过后来他终于是又接上了,我也想起了自己词。” 

    “练功是不断突破自我极限的过程”

    曾经在台上紧张到忘词的付佳如今已是国家京剧院非常优秀的青年演员,10多年来,她凭借不懈的努力荣获了多个奖项。2012年,她更在第七届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摘得银奖,她的戏迷评价她“把梅派的雍容华贵之美展现得淋漓尽致 ”。也正是因为这个奖项,付佳被选为第六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成员,在进修中认识了国家京剧院另外7位优秀的青年演员。 

    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是20世纪末由党和政府有关部门主导,在全国范围内选拔一批功底好、有潜力、有一定知名度的京剧优秀青年演员,有计划地组织他们到高等院校进修深造,使他们在表演技能、艺术理论、文化水平、人文素养、思想品德修养等方面得到全面提高,为21世纪的京剧艺术培养中坚力量和领军人才的跨世纪人才培养工程。 

    入选青年研究生班进修的演员可以说都十分优秀,张兰便是其中的一位。“我从7、8岁开始接触到京剧,我父亲是个戏迷,喜欢拉胡琴,酷爱京剧。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唱歌,像是动画片的主题曲都学得特别快,我父亲发现了我这一天赋,他便试着教我唱《苏三起解》,我很快就学会了。他便开始教我第二个(唱段)、第三个……”在父亲的引导下,张兰很快便爱上了京剧,“其实那时候我并不懂什么是京剧,但是我喜欢唱歌,只是单纯的喜欢唱。”为了让张兰能够把京剧真正的学好,父亲把她介绍给了专业的老师,在老师的建议下,年幼的张兰开始了老旦的学习。  

    10岁时,机缘巧合下,张兰认识了《杨门女将》佘太君的扮演者、国家京剧院著名演员王晶华老师。“当时候老师觉得我只是学着玩,但她非常喜欢我,经常给我听一些录音,亲自录一些经典唱段和念白。”但是让王晶华没想到的是,11岁时,执着的张兰带着对京剧的喜爱进入到了中国戏曲学院附中开始了系统化学习,“当时招生已经过了,11月份我插班进入到了中国戏曲学院附中92班,当时别的同学已经学了一年多了,基础戏《钓金龟》、《遇皇后》都已经学了,我没有赶上。” 

    当时张兰的班级有5位老旦,张兰是最后一个。因为是插班生,她的基本功、毯子功都比别人差很多,“当时年纪小,第一次离家那么远,特别想家,而且下腰、撕腿、下叉那些动作特别痛苦。走虎跳的时候,只要慢下来老师都会拿刀坯子抽两下。我记得当时因为文戏组队伍满了,我便被送入到了武旦组,因为我天生腰力不足,一次拿顶的时候,力气用尽了就掉了下来,我坐到了地下,整个人都动不了了,从腰往下都没了知觉,我特别害怕,以为自己瘫痪了,我当时真的不想学了,想回家。” 

    练功带来的疼痛让年幼的张兰无法面对,而每当这时,她总会想起父亲的话,“虽然你起步晚,但是只要付出得比别人多,一定会赶上甚至超越他们。”带着这样的信念,张兰坚持日复一日的练习,“别人练我跟着练,别人休息我还在练习,一开始的委屈过后,我慢慢地适应了,我们学校按排名彩排,我们班当时54人,我从最后一个彩排慢慢地变成了第一个彩排。”就这样,张兰凭借着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中国戏曲学院,成为了首届中国京剧流派班学员。 

    口传心授 不变的师生情  

    父亲启蒙张兰走上了京剧道路,而对京剧的爱,让张兰走到了今天。学京剧,是注定辛苦的一条路,父母、家人的支持对于青研班的这些演员们至关重要。 

    “我能走到今天,最感激的便是我的母亲。”郭霄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她的母亲是一位专业的京剧演员。母亲对郭霄的要求十分严格,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开始亲自教授她京剧,“我的母亲就像是我的老师。记得有一次我上台比赛,母亲在台下看着我,其实我练得非常好,但是站在台上那一刻我的脑子一下子就懵了,张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下了台那一刻,我嚎嚎大哭,我觉得委屈,我觉得自己很失败,我以为母亲会责备我,但是平常非常严格的她却没有,她只是鼓励我。”郭宵眼含泪花,“她对我说,郭宵你要记住这一天,不论将来你走到哪里,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你都要记得这一天。”在母亲的指导和陪伴下,郭宵凭借着端庄大方的扮相、宽厚的嗓音和娴熟自如的演唱技巧赢得了一大批粉丝,也使她成为了京剧界冉冉升起的一颗耀眼新星。  

    “培养一个京剧演员,父母和老师都会在背后付出很大的心血。”青研班成员、国家二级演员、第七届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奖赛金奖得主潘月娇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她的父母都是普通的职工,“小的时候,我要练功,父母便风雨无阻,365天每天都是用自行车骑行2个小时带着我去练功。”在父母无条件的支持和自身的全力以赴下,潘月娇进入到了国家京剧院,在这里她遇见了她的恩师——著名京剧武旦演员刘琪,“我们京剧院是9点上班,但从我到京剧院以来,每天7点老师都带我练功。现在老师已经75岁高龄了,但她每天仍然如此。”说起恩师,潘月娇十分感激,“2012年,在第七届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前,那阵子我的压力特别大,那时候是夏天,天气十分炎热,但是不论天气多热,她都会陪我练功,就是这样我在那次大赛上得到了金奖。” 

    青研班:共同把中华文化发扬光大 

    青研班有三位优秀的男演员,孙亮便是其中一位。孙亮出生于梨园世家,在环境的熏陶下,孙亮的基本功、武功都十分扎实,表演娴熟自如。他曾随艺术团先后出访过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法国等国家和地区,其中一次出访演出让他至今难忘。 

    2006年,孙亮跟随国务院侨办出访澳大利亚演出。意外的是,还没到澳大利本土,他们便在圣诞岛就迎来了第一场演出,“那个岛上只有1200人,当时来看我们演出的有800多人,都是华裔后代。岛上没有电视、没有网络,他们对自己的祖国甚至都不了解。” 

    岛上的条件十分有限,访问演出一行中还有著名歌手蔡国庆等6人,而京剧演员只有2位。“我们在岛上仅有的一所学校的篮球场临时搭了一个台子,台下800多人十分混乱。等蔡国庆老师他们唱完后,我上台表演了一出《闹龙宫》。”锣鼓声一响,混乱的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演出结束第二天,校长告诉国务院侨办的郭司长,大家十分喜爱昨天的京剧节目,能不能再表演一个? 

    “当我们来到教室的时候,我看到教室的黑板上写着‘欢迎孙悟空表演者孙亮’,我很吃惊。因为和我来的都是我们国家一些非常著名的歌唱演员,我没想到他们会只写了我一个人的名字,足见他们对京剧的喜爱,对国粹尊敬。同样地,我到日本、韩国等国家演出也是几乎场场爆满,不论是外国人还是华裔同胞对于京剧都特别喜欢。”孙亮说。 

    为了更广泛地传播京剧,不仅仅局限于国家京剧院的舞台,国内外各种重大场合中都能看到青研班演员们精彩的演出。国家二级演员、第七届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金奖得主查思娜就常常随团参与到各种演出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上海世博会的时候,此次世博会也是由中国举办的首届世界博览会,非常重要。作为青年京剧演员,我特别的重视。为了能把演出演好,我们排练了无数次。”查思娜笑着说,“当时我们和千手观音等各个节目的表演者们一起从早晨排练到晚上,最后连我都会跳千手观音了。”  

    谈到京剧的传承,青研班成员、优秀青年演员、第七届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银奖得主胡滨深有感触,“在我看来,京剧艺术的传承需要做到以下几点:首先,最重要的是必须培养更多京剧爱好者。如今大剧院坐着的往往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而30岁以下的或者70后、80后他们都在哪儿?学校偶尔组织学生看京剧,可是坐在环境嘈杂的剧场中真正看戏的却没有几个。没有广泛的青年观众,京剧这门戏曲艺术是无法得到长足发展的,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京剧进课堂的行为是可取的。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在做门面功夫,但至少我们努力去培养戏迷了。其次,发展京剧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其实这一点上,政府已经在努力行动了。最后,还需要我们这些从事京剧艺术的工作者在京剧的唱段中创新,无论是创造新戏还是老戏新唱,都要有新的出品。观众喜欢创新,需要京剧做出适当的改变来适应时代潮流,而不是反反复复都是那几出戏。我相信,只要我们努力增强社会对京剧的重视,大力的展现京剧艺术之美,那么一年、两年,甚至几年、几十年之后,京剧表演艺术必将得到发展,必将重塑辉煌。”  

    “京剧是中华文化的精粹,国家给予了很大支持,但现在接触京剧的年轻人普遍很少,像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等名家一样打造出深入人心的京剧流派还任道重远。希望未来京剧更接地气,让更多的人到小剧场里现场感受京剧的魅力,共同把中华文化发扬光大。”优秀青年演员李博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是首届中国京剧流派班学员,曾荣获第七届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金奖。他说:“把中华文化发扬光大一直是青研班正在做,也是一直要做下去的事情。” 这也是青研班每一位演员的心声。

关于我们 | 站内地图 | 联系我们 | 短信平台
版权所有 © 温州青年 电话:0577-88968683 传真:0577-88968685 技术支持:乐清市杰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公网安备 33030202000205号